第四章 灵犀镇

小说: 仙尘劫 作者: 南笙歌 字数:3196

  时光荏苒,一晃便过去了两个月。

  天气渐渐转暖,原本白雪皑皑的景色转眼消失不见,屋外喜鹊唧唧叫,一片春日景象,倒是分外祥和。

  如今距离缥缈山派的升仙大会不足一月,顾子怜想了想便以调养身体为由,下山去了灵犀镇。

  灵犀镇是缥缈山派与凡人之间的中转站,想要上缥缈山派,就必须先到灵犀镇,而这灵犀镇向来受缥缈山派一门的庇护,日子过得轻松且寻常,只有每百年间缥缈山派举办的升仙大会才会让这小镇中人,彻底忙碌起来。

  而每百年的升仙大会,也是灵犀镇中人能大赚一笔的时候。

  所谓的升仙大会,其实就是修仙门派招收新弟子的门派盛典,说白了就是凡人想修仙,就必须加入门派,开启修仙之旅,倘若能参悟仙家大道,从此便会仙凡殊途,得以延长寿命,甚至长生不老。

  修炼,不止讲究的是天赋与心性,更讲究的是机缘。

  这机缘,便是各大仙门每百年的升仙大会。

  缥缈山派作为天下第一大仙门,论门派底蕴,宗派势力皆是遥遥领先于其他几大宗门,而且招收弟子的条件更是宽松,只要年龄在十七岁以下,且与仙家有缘,便可以报名。

  虽说不知与仙家有缘是如何判定的,但天下青年皆是闻风而动,上到皇亲国戚,下到平民百姓......仙道的诱惑力非同凡响,就算家财万贯与修仙比起来,皆是索然无味。

  有谁不想长命百岁?

  此时距离大会还不到一月,灵犀镇上已经人满为患。灵犀镇上常驻人口不过百人,如今隐隐有破万的趋势,别说为数几家的客栈,就连离灵犀镇不远一里的各处道路上,都搭满了帐篷。

  在蜿蜒小路上,一辆外观看似大气却不华丽的马车扬长而来,不快不慢十分稳当。忽的车内一纤纤玉手撩起了车帘,一个姣好面容的女子看着往来的人群和路边的茶棚,眼睛提溜的转个不停。

  像是对周遭的事物很是新奇,忽然眼前一亮,似是瞧见什么新鲜物,她转眸问向车内之人,“兄长,你瞧,那是什么?”

  这车内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毛毡点心茶水一应俱全,还有一个香炉悠悠地燃着,冒出几缕青烟。

  那人似是听见女子问话,躺在狐皮毛毡的身子缓缓坐起,放下手中书卷,视线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望去,一个卖货的小贩正扛着一根由稻草编织而成的木棍,上面插着一根根红彤彤的果子,心下了然,淡淡道:“那是糖葫芦。”

  “糖葫芦?”女子又问:“能吃吗?”嘴里馋的似乎要流下口水。

  那人笑了笑,叫停了马车,让车夫去那小贩那买了一只糖葫芦,将糖葫芦递给了女子,女子尝了一口,开心道:“好甜。”

  那人揉了揉女子的头,宠溺笑道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  车子正准备重新上路,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吵闹声,接着似是桌子翻倒,瓷碗破碎的声音传来,一群人从茶摊内打到茶摊外,阻断了他们前行的路。

  一时纷乱四起,周遭人纷纷避让,生怕这祸事引到自己身上。

  只听一人道:“你这人好不讲理!明明是我先坐上的位置,凭什么要让给你?”

  这少年身着一身华贵的青衫,手执一柄折扇直指着面前那群人,原本清朗的面容浮上一层薄怒,却丝毫未影响周身的气度。

  车内之人瞧了一眼,便知这人不似寻常人家。

  那群人中有一人上前一步,将他身侧放着的凳子猛地一踢,那凳子霎时四分五裂。

  这人啐了一口,道:“你说你先坐的,谁看到了?”

  说着手执一把巨斧,指着人群之人,一个个问:“你看到了?你,还是你?”

  被指之人,皆是怯怯地向后退了几步,低下摇了摇头。

  那人冷笑一声,“看到没有!都没瞧见!这位置我坐着,那就是我的!”

  “你!”青衫少年似乎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,又因着良好的教养,污秽之言亦是出不了口,急的满头大汗,最后方才憋出一句,“野蛮人,蛮不讲理!”

  “你说谁是野蛮人?”王大锤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骂他,他怒道:“你再说一遍试试!”说着巨斧像地上一锤,震的地面抖了三抖。

  那青衫少年倒也没怕,手上将折扇攥紧几分,其实他心中也没底,毕竟面前人数太多,打两三个倒是不成问题,要是都上自己恐怕也不能全身而退。

  心中这么想,可对面可没给他思量的余地,王大锤视线向后看了一眼,那些人会意,皆拿起兵器朝着青衫少年砍来。

  那青衫少年左闪右闪,将其中一人踢翻在地,接着又是一人朝他砍来,躲闪不及,胳膊上便被砍了一刀,折扇一挡,腾出一些空来,抬脚朝那人小腹便是一踹。

  少年看似瘦弱,可这脚的力度却是极重,登时将那人踢翻在地,那人身子朝后飞了数米,背上撞上一块巨石,方才停下。

  一连打了两人,那群人相互看了看,竟也一时不敢上前。

  王大锤将他们的打斗看在眼里,忽的呸了一声,朝着那群人便骂道:“都他妈是废物!他就一个人,你们一群,有啥可怕的!还不上!”

  众人一听,也是有理,我们一群人还怕他一人不成?

  复又重新朝着那青衫少年砍去。少年被五人围攻,渐渐败下阵来,一柄大刀从他身下擦身而过,布帛撕裂,腰间一块玉佩便滚落在地上。

  那玉佩看似十分贵重,那青衫少年见这玉佩滚落在地,竟也丝毫不顾刀剑,连忙就朝着地上的玉佩抓去,身后被砍了两刀,鲜血顿时透过衣衫滴落在地。

  众人似乎也知道这玉佩十分贵重,纷纷上前抢夺,青衫少年又要躲刀剑,又要拾地上的玉佩,顿时险象环生。

  车中男子瞧了半晌,不需要多猜想,也知他们发生什么,这般大打出手,不过就是为了抢上一个座位。

  每百年的升仙大会,这种场面几乎都要上演,倒也司空见惯了。

  可车内女子早就按奈不住,见他们一群人欺负一个少年,眸子里的怒气大涨,要不是男子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出头,恐怕她早就上前将那群人暴揍一顿了。

  女子不悦,冲着男子道:“他们欺人太甚!一群人围攻一个少年,算什么好汉!”

  男子不禁失笑,对女子的性子简直是毫无办法,将她的手腕松开,便又倒回毛毡上,手上拿起书卷,便又看了起来。

  女子见男子松开她的手腕,以为他是让她前去帮忙,心下一喜,抬脚便要走,可谁知这脚步还未踏出一步,身后便传来冷冷的一句,“不许去。”

  脚下一顿,又缩了回来,转身不明道:“为什么呀?师尊不是教过我,路见不平,当以拔刀相助吗?”

  一时心急,反倒连称呼也忘了。

  男子抬眸看了她一眼,责备道:“在山上之时我就叮嘱过你,下山之后要叫我兄长,这一次便罢了,如有下一次,我定要罚你抄二十遍《不仪经史》。”

  女子不禁手抖了一下,上次罚抄三遍《不仪经史》就让她的手抖了好几天,这要是罚抄二十遍......

  就在他们说话间,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。

  “杀...杀人啦!”

  男子眉头轻蹙,从毛毡上坐起,寻着声音望去,周围看热闹之人纷纷溃散,只有青衫少年还呆愣的站在原地。他手中的折扇已经不知何时脱落出手,身上多处挂上了剑痕。

  在他面前,一个持刀者看着自己胸前插入的长剑,眼珠似要跳出,却无法再说一个字。众人惊如泥塑木雕,其余持刀之人再无斗志,一窝蜂连滚带爬全部滚到王大锤身边。

  青衫少年怔愣间已是惊得满头冷汗,那持刀者离他再近半寸,死的恐怕就是他了。

  就在他充楞片刻,在他身旁忽的出现一人,那人容貌只能算的上清秀,可一双眸子却灿若星辰,周身的气质亦是不容忽视,一袭墨黑色长衫算不上太过华贵,但干净利落。

  这人上前抽回插在持刀者胸前上的长剑,从袖中拿出一块汗巾,将长剑上沾染的鲜血擦了擦,擦拭干净后十分嫌恶的将汗巾一扔,低声喃喃道:“原来江湖的规矩,便是以多欺少。”

  王大锤似乎也并没想到会出人命,可他向来趾高气昂惯了,瞧着这人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,得罪也无妨,便张口骂道:“哪来的小竖子,也敢多管闲事?”

  这人竟不怒反笑,下一刻身形一闪,长剑已经架在了王大锤的脖颈,唇角笑意骤然化冷,“你打扰到我休息了。”

  周围的小弟皆吓了一跳,根本没有发觉此人是如何过来的,但瞧见王大锤被擒住,纷纷拔出刀来对着他,一副你要是敢动他一下,就让你死无全尸的架势。

  这人瞧着他们的架势,似乎并没有放在眼里,他随意扫了一眼,“你说该如何补偿我?”

  “要不然......”顿了顿,这人轻笑,“把你的命补偿给我?”

  王大锤吓得唇一抖,颤声道:“你...你...想干什么?”

  长剑轻动,脖颈上顿时划出一道,鲜血霎时溢出,墨衫少年眸子转了转,忽然笑道:“你倒是提醒了我。”

  视线落在王大锤那群小弟身上,玩心大起,“想要活命,让他们打上一架,哄的我开心了,我便放了你,如何?”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